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在特斯拉第四季度財報電話會議上,馬斯克宣布寧德時代將成為其新的合作伙伴,加上此前已達成合作的松下和LG化學,特斯拉將擁有三家電池供應商。

這一消息,印證了汽車圈也存在“合久必分”的魔咒,而品嘗“苦果”的正是松下集團。

據悉,從2009年開始,特斯拉便與松下合作18650型號電池,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也一直都是特斯拉“獨家”電池供應商。

那么,為何在牽手十年之后,特斯拉選擇“另結新歡”,與LG化學、寧德時代聯姻?作為特斯拉首家國產電池廠商,寧德時代又會收獲哪些利好,以及面臨哪些新的挑戰?

十年蜜月終成空,特斯拉中國“熱戀”寧德時代

2008年,特斯拉正式開始跑車Roadstar的交付,擺在眼前最大的難題是沒有穩定的電池供應,恰好彼時松下進入汽車電池領域,雙方一拍即合。2009年7月,特斯拉與松下初步接觸,簽下了供應協議,由此拉開合作序幕。

隨后幾年,特斯拉不斷上升的銷量,提振了松下重注的決心。2014年7月,特斯拉和松下宣布將在內華達州合資建設“超級工廠”—— Gigafactory1,松下在這家工廠為model3供應電池。同時,松下還向豐田、本田等車企提供電池。

不過,隨著2018年Model3交付速度陡然加快,雙方的矛盾開始升級。

松下認為,因為特斯拉提高Model3的產量,松下的運營成本大幅攀升,導致連續兩個季度出現虧損,同時出于對特斯拉銷售預期的擔憂,不愿承擔風險去投資擴大電池的產能。

2019年1月,松下與豐田汽車在日本簽署合約,開始謀求新的市場機遇;4月,松下停止對Gigafactory1電池工廠的擴張計劃,同時也暫停了對特斯拉上海工廠的投資,雙方關系迅速降溫。

沒多久,馬斯克便在推特上指責松下,稱由于松下的生產效率不佳,才限制了Model3的生產。

此外,馬斯克一直對松下電池昂貴的價格心有不滿。據《華爾街日報》報道,一位松下內部的知情人士表示,松下CEO津賀一宏(Kazuhiro Tsuga)經常會接到馬斯克的電話或郵件,要求他們降低電池價格。

然而,這位松下掌門人拒絕了馬斯克的要求,甚至表示只要特斯拉能穩賺不賠,松下就要提高電池的售價,這一態度無疑惹惱了馬斯克, 雙方關系降至冰點。

被松下扼住了“咽喉”的特斯拉,當然不會選擇坐以待斃。隨著上海超級工廠項目的敲定,馬斯克將目光轉向中國電池廠商。

2018年7月10日,馬斯克飛到上海,和高級別政府官員見面,順利簽下特斯拉上海超級工廠項目。有傳聞稱,此后他又秘密會見寧德時代董事長曾毓群,被看作是特斯拉向寧德時代伸出了橄欖枝。

此后,一系列消息也坐實了特斯拉電池將要“國產化”的傳聞。

2019年3月,據外媒報道,特斯拉與寧德時代就電池訂單進行磋商,在國產Model3上使用寧德時代的電芯。但隨后,寧德時代官方就做出辟謠。

到了8月,馬斯克從加州飛往上海參加2019世界人工智能大會,并私下與曾毓群密談,之后兩家公司達成一項不具約束力的協議。知情人士透露,電池供應協議預計將于2020年中旬簽署,采購自寧德時代的電池將被用于Model3車型,但無法保證合作一定會達成。

11月6日,外媒報道稱,特斯拉與寧德已達成初步供貨協議,向國產特斯拉供貨時間不早于2020年。此協議不具有約束力,最終協議或將于2020年中旬簽署。雙方還就合作細節和是否擴展到全球供貨問題進行探討。

值得注意的是,不止寧德時代,此前外媒也傳出LG化學NCM811電池將供應特斯拉中國超級工廠的消息,最終這一消息也被證實,可以說松下的地位受到了史無前例的挑戰。

隨著特斯拉牽手LG化學、寧德時代,與松下長達十年的蜜月期正式結束。

野心家的合作,寧德時代或遭遇新挑戰

寧德時代成立于2011年,目前與戴姆勒、寶馬、奔馳、沃爾沃、吉利、豐田等品牌建立了良性的供應關系,是中國年出貨量最多的動力電池供應商。

數據顯示,寧德時代2019年實現裝機電量32.GWh,同比增長37%,配套國內車企達120家。其中,配套超過1GWh以上的客戶達9家,市場占比高達51.76%。

對于特斯拉而言,不管出于市場情勢,亦或是政商關系,選擇寧德時代都是“順勢而為”。

一方面,特斯拉2019全年交付36.8萬輛,相比最終產能達50萬輛/年的中國市場,顯然需要增加更多的電池供應商,來應對日后的產能爬坡。

另一方面,采用本土的電池供應商,將有望縮減電池成本,這也是馬斯克極為看重的一點。

特斯拉打得一手好算盤,而寧德時代的野心也不小。

據悉,目前國產特斯拉采用的電池為松下和LG化學所制造,再加上寧德時代,未來三家全球頂級供貨商將為特斯拉“保駕護航”,而這種“三供一”模式,可能并非寧德時代的初衷。

據了解,跟銷量大的車企合資建廠,一向是寧德時代的慣用策略,這樣不僅能夠提前綁定未來訂單,更鎖定其行業地位。

與特斯拉合作,寧德時代更看重的,恐怕還是特斯拉背后的全球市場紅利。

一來,此次合作,將提升作為世界新興電池制造巨頭的品牌形象;二來,假若未來能參與到特斯拉全球市場合作中,寧德時代也有望謀求到更大的汽車產業鏈話語權。

不過,對寧德時代而言,未來的路也不會一帆風順。

對低成本的執念,以及經歷過產能地獄之后,馬斯克不得不開啟自造電芯之路。2019年,特斯拉先后收購Maxwell電池技術公司、加拿大電池制造商海霸(Hibar Systems),加強新型電池研發,未來自產電池一旦實現,包括寧德時代在內的國際廠商,其產品競爭力或將不復從前。

另外,隨著大補貼時代結束,新能源汽車銷量下滑嚴重,國內電池廠商的成本飛速上漲,高毛利率難以為繼。同時,2019年6月,工信部廢止了動力電池“白名單”,一定程度上刺激日韓電池廠商入局中國市場,特斯拉中國的投產加速了這一進程,雙重考驗之下,本地一線廠商的日子也越來越難過。

如此境況之下,牽手特斯拉之后,寧德時代會交出怎樣的答卷,就讓我們拭目以待。(本文首發鈦媒體)

更多精彩內容,關注鈦媒體微信號(ID:taimeiti),或者下載鈦媒體App

本文系鈦媒體原創,未經授權不得使用,如需獲取轉載授權,請點擊這里
特斯拉|- 馬斯克,那個讓汽車也互聯網的人|- 電動汽車|-
分享到:
47

第一時間獲取TMT行業新鮮資訊和深度商業分析,請在微信公眾賬號中搜索「鈦媒體」或者「taimeiti」,或用手機掃描左方二維碼,即可獲得鈦媒體每日精華內容推送和最優搜索體驗,并參與編輯活動。

柳牧宗
柳牧宗

一個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

評論(2

Oh! no

您是否確認要刪除該條評論嗎?

柳牧宗 柳牧宗 發表于  2020-02-01 08:10
47 2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金花闷牌的六大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