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時間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識與數據
下載鈦媒體客戶端

掃描下載App

中國互聯網離婚史

摘要: 對于他們而言,得把婚姻可以看作是事業來經營,把事業看作是婚姻來珍惜愛護。

圖片來源@全景網

圖片來源@全景網

鈦媒體注:本文來自于微信公眾號鹿鳴財經(ID:luminglab),作者為陳蘭,編輯為封成,鈦媒體經授權發布。

1999年,上海男人邵亦波站在事業巔峰,他創立的易趣網剛剛接受了美國三家投資公司的650萬美金。

錢,是別人主動送上門的,而這種爭先恐后給創業者送錢的事情,在互聯網歷史中實在少見。

這邊650萬美金剛到賬沒幾個月,一家投資機構又從腰包掏出250萬美金給了邵亦波。按常理來說,邵亦波帶著易趣照著這股勢頭發展下去,今天哪里還有阿里的位置?連馬云自己都說,如果邵亦波沒有賣掉易趣,他肯定不會創立淘寶。

然而,這世上還真有多情的男人愛美人不愛江山。

邵亦波與老婆鮑佳欣,相識并相戀于哈佛,他追了三年時間才得到這位臺灣才女。2003年鮑佳欣爸爸去世,邵亦波擔心老婆情緒波動發生意外,直接以2.25億美元的價格把易趣賣給了eBay,自己轉身陪老婆去了美國,專心當奶爸。

當然,多情的還有陳天橋。曾經在一次電視訪談中,主持人問他家庭的幸福與企業的成功哪個更重要的時候,陳天橋毫不猶豫地說:“我一直都因為自己被別人稱作所謂的首富而自豪,但我經常會為我有一位好太太和一個可愛的女兒而自豪。”

不過,即使是最幸福的婚姻,一生中也有100次離婚的念頭,和50次想掐死對方的想法。巴菲特說過,一生中最重要的投資并不是買哪只股票,而是選擇跟誰結婚,在這個選擇上如果你錯了,將讓你損失很多,而且損失不僅僅是金錢上的。

兩年前WePhone創始人兼開發者蘇享茂在Google+留下一份網帖后,某一天的凌晨五點縱身一躍,從自己家里跳了下去,結束了生命。帖子說,其前妻翟欣欣讓他拿1000萬+一套房產給她。能用錢解決的問題都不是問題,關鍵是他沒有錢,更別說1000萬。

于是,他用近乎慘烈的方式為感情畫上了句號。

就像最近大熱的美劇《致命女人》中所言,死亡,可比離婚便宜多了。只是,那些互聯網人離婚的往事里,比起死亡,他們更喜歡相殺。 

01

1993年,王宏艷剛剛大學畢業,跑去安徽旅游,當時楊浩然是當地事業單位的助理工程師。機緣巧合下經人介紹,兩人很自然地相遇了,相處了幾個小時后,楊浩然很自然地喜歡上了王宏艷。

分別以后楊浩然對王宏艷念念不忘,終于通過中間人要到了她的聯系方式。介紹人是誰在這個時候一點也不重要了,畢竟你知道這個雞蛋好吃,沒必要去認識下雞蛋的母雞,接下來的一系列操作更加自然:約會,相戀,相愛,私定終身。

1995年,王宏艷帶著對愛情的美好期待,嫁給了楊浩然。婚后沒多久楊浩然就飛去美國當學霸讀碩士,為了追隨老公,王宏艷學了一年雅思后通過陪讀手續跟了過去,楊浩然的弟弟楊浩涌也跟著跑到了美國。

到了美國,楊浩然要王宏艷一起兼職打工補貼學費,好不容易熬到畢業,兄弟倆都幸運地在硅谷找到了IT類工作,就等著拿綠卡定居。然而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彼時美國一家叫Craigslist的分類信息網站聲名鵲起,楊浩涌說想回國創立一個類似的網站,楊浩然想了想說,好。

2004年底,楊浩涌回國籌建趕集網,楊浩然則留在美國設計趕集網界面,當然,留在那里的還有他的老婆。不過楊浩涌回來拉投資并不順利,IDG、DCM和Dragon Venture都沒投資趕集網,無奈之下倆兄弟把存款拿出來,還去借來一部分,湊齊10萬美元作啟動資金。

不知道楊浩然把錢都拿出來并負債的時候,王宏艷是什么感受。也許是支持的,畢竟趕集網創辦時,58同城、百姓網等對手開始出現,楊浩然2007年說要回來專心經營趕集網后,王宏艷和兒子也跟著回來了。

回國,變成婚變的起點。在王宏艷的記憶里,回來后的楊浩然像是變了一個人,當上趕集網總裁以后就變得更是冷淡,從前的溫馨愛護不復存在。

漸漸地,王宏艷還發現了他跟別的女人曖昧的痕跡,她試圖挽留,但都是徒勞,某一天楊浩然當著家人的面,向王紅艷提出離婚。本來王宏艷是想隱忍的,可楊浩然轉移財產成為壓倒感情的最后一根稻草。曾經的陪伴與感情在金錢面前,變得一文不值。

三年,兩個人的離婚官司從美國打到了中國,楊浩然邊打邊轉移財產,先是2009年在美國離婚期間把趕集網50%股權轉移到楊浩涌名下,然后2011年又把自己擁有的100%股權全部轉給了趕集網運營副總裁劉洋。

王宏艷覺得,他的惡意太深了。兩人很快上演了一場羅生門。

2012年王宏艷在網上爆料楊浩然拋妻棄子五歲的兒子不知道爸爸是誰,15年婚姻被肆意踐踏,出國留學換專業沒有獎學金是她去餐館打工掙的生活費,為侵占財產竟弄虛作假否認婚姻,50%的趕集網股份被惡意轉移自己被逼得凈身出戶。

而對于爆料,楊浩然表示完全是前妻王紅艷的謠言。

這場轟轟烈烈的三年離婚案,直接斷送了趕集網的前路,原本趕集網想趁熱打鐵在2012年去納斯達克敲鐘,可由于股權分割問題,趕集網錯失上市的最佳時機。2013年其對手58同城捷足先登完成上市,獲得大量資金支持,而趕集在資金上燒不過人家,最終被人家吞進腹中,于2015年合并。

敗北后楊浩然退隱了江湖,楊浩涌則出走趕集,攜瓜子二手車再次創業。

02

男人大多是視覺動物,女人則幾乎都是細節生物。

王宏艷后來回憶的時候說,她很介意一些細節,比如在美國的時候楊浩然還親自出庭,可回到中國的法庭上,楊浩然一次都沒有出現過,全部都由代理律師出庭。可能這就是網上常說的,愛你的時候是真的,不愛你的時候,也是真的。

被細節擊敗的還有楊蕾,土豆網創始人王微的前妻。在與王微分開時,他說楊蕾關心土豆網勝過關心他,這讓楊蕾很是不解,也有點感慨,感情難道一沾上金錢就會變質嗎?

王微與楊蕾相識于2006年,當時楊蕾是上海文廣新聞傳媒集團的主播,王微是個離異單身青年,剛創立土豆網,拿了IDG的50萬美元投資想要打開市場結識各種媒體朋友。于是一場大學同學聚會中,兩人相遇相識,并且一見鐘情。

一見鐘情往往鐘的都是顏值,她是有名的美女主播,他是干凈清秀的創業者,楊蕾也不介意王微有過一次婚姻。

除了顏值就是性情與愛好,出生于醫生家庭的王微會給人一種文藝飄逸之感,當初高考后不想上大學,他走在街上突然感到恐慌,決定去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尋找新的自己,于是申請了美國紐約一所學校。辦簽證的時候,別人問他為什么想去美國讀書。他說在中國憋壞了,找不出想做什么,不過,還是會回來的。簽證官看了看他,回了一句,希望美國不會讓你憋壞。

這種文藝,這種飄逸都讓兩人覺得相見恨晚,他們還都喜歡旅游,他們度過了非常甜蜜的一年左右的戀愛,一起去緬甸去西藏。正是在西藏,楊蕾收到了傳說中的王微用一元紙幣做的求婚戒指,后來,戒指被換成了Tiffany鉆戒。

趁著激情還在他們去領了證,可激情來得快去得也快,結婚一年以后,王微就提出要離婚。有傳言,王微提出離婚前和一位祖籍上海的美籍華裔知名芭蕾舞演員譚元元關系甚密,甚至還有記者曾看到他們一共看話劇。

而在楊蕾的認知里,王微喜歡一切美的東西,不過在征服之后,會繼續尋找。土豆網的員工也曾評價王微,他喜新厭舊,每年有小半年的時間在外晃悠,這在創業型公司十分少見。

“五年前他更喜歡上海,但現在他更喜歡北京,他喜歡新東西、新鮮的世界。”

2010年兩人正式離婚,王微向楊蕾支付10萬元人民幣,然而問題在于土豆是在兩人婚姻存續期間成立注冊的,王微有95%的股份,其中有76%是夫妻共同財產,而這為之后土豆網的沒落埋下了伏筆。

當年11月,土豆網領先對手優酷網在紐交所提交了IPO申請,結果第二天,楊蕾就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分割共同財產。隨后土豆網38%的股份被禁止轉讓,上市計劃自然也就泡湯了,優酷網在這個時候趁機上市,成為第一家獨立上市的視頻網站,上市當天大漲161%。

等王微支付700萬美元現金給楊蕾結束官司,再帶著土豆上市時,什么都不一樣了。環境變了,投資人的想法也變了,上市當天土豆直接大跌12%。

2012年,土豆網走不下去了,被優酷收購,而王微在微博上宣布了退休的消息,轉身開始了下一個夢想追光動畫。

03

楊蕾依然相信愛情,后來面對采訪時,楊蕾說:好了傷疤忘了疼,讓我俗套地說一句,對不起,我仍然相信愛情,因為我想要相信。

相信是相信,但楊蕾的婚姻觀變了,她覺得女人不該求一個穩固的、一勞永逸的婚姻。她永遠記得,與王微的離婚兩次開庭時,第一次她腿發抖,忍著淚水,第二次她一直盯著對方的眼睛,心里默念著《心經》。

而比起前兩者相殺激烈的局面,昆侖萬維創始人周亞輝與李瓊感情結束得要平淡得許多。

李瓊的資料很少,也許是太低調,也許是周亞輝將她的隱私保護得太好,以至于兩人離婚的時候,留給外界印象最深刻的是天價的分手費——75億元,近乎周亞輝當時的一半身家。

可周亞輝很愿意。

周亞輝與李瓊都來自云南,都出生于1977年,兩個人是發小,也是青梅竹馬,周亞輝人生經歷過的一些轉折,幾乎都有李瓊的陪伴。

1999年周亞輝在清華讀研一,李瓊則就讀于天津大學。周亞輝并不喜歡清華,高考的時候他一想只想考離家近伙食又好的云南大學,結果不小心考上清華,后來去清華后進行模擬考試周亞輝考得一塌糊涂,他覺得自卑,覺得自己跟身邊的天之驕子們差別太大,于是他哭了。

成年人的崩潰往往只在一瞬間,哭過以后又開始努力。清華出臺大學生休學創業政策的時候,周亞輝走上了創業之路,做了個原創動漫網站火神網,但創業并不簡單,賬面只剩下10萬塊時他不得不退掉原先的辦公室,跑去五道口租了兩個2000塊的兩居。

后來工作的第一個暑假,天天中午都吃三塊錢的蛋炒飯,他還跑去廣東擺過地攤,還去陳一舟的千橡互動學習過,這期間李瓊扮演的角色更多的是陪伴者與安慰者。僅僅是陪伴與安慰,對于那個時候的周亞輝來說,就已經足夠了。

2008年,周亞輝再次創業成立了一家游戲公司昆侖萬維,進軍網頁游戲等領域,不得不說,周亞輝在游戲上的創業是成功的。2015年昆侖萬維成功上市,他也開始化身投資捕手,投了趣店、映客、快看漫畫等后來的獨角獸。

周亞輝成功后李瓊變成別人口中 ,成功人士背后的女人,依舊神秘,昆侖萬維員工幾乎都沒見過這位老板娘。2016年周亞輝與李瓊離婚,大家都認為,是因為周亞輝對事業太上心而忽略了家庭。

拿了75億分手費的李瓊身家排名上漲了好幾個位置,周亞輝離婚以后過得也挺好,前年他給互聯網創業者提建議說,創業就是找最漂亮的女孩子,然后把她的閨蜜給泡了。去年他喜歡上了陳粒的歌,還說年底要辦一場演唱會。

離婚,居然離出了另外一種人生。

04

周亞輝帶著昆侖萬維上市的時候,賈躍亭和甘薇正處于舞臺中心,鎂光燈環繞。

這一年樂視市值達到頂峰,甘薇還成立自己的影視公司,拍了部火得恍恍惚惚的《太子妃升職記》,4月份樂視手機在北京萬事達中心辦發布會時,甘薇娛樂圈的所有姐妹都到場為其撐場子,聲勢浩大。不過一年后這種輝煌就變成了過眼云煙,樂視資金鏈斷了,所謂的樂視生態開始崩塌。

甘薇實際上是賈躍亭的第三任妻子。

1995年賈躍亭在山西認識了時任垣曲縣副縣長的李廣斌的女兒李莉,沒多久兩人就閃婚,卓越實業公司就是依靠第一任老婆家的力量辦起來的,只是沒多久兩人就離婚了。四年后賈躍亭去太原,跟其第二任妻子王凡按照4:1的比例出資辦了個太原西伯爾電子工程有限公司,沒多久,賈躍亭又離婚了。

2004年,甘薇還是解放軍藝術學院大二的學生,賈躍亭剛去北京成立了西伯爾通訊科技的小公司。一場飯局將兩人的生命軌跡拉到了一起,11歲的年齡差阻擋不了感情的爆發,沒多久兩人就在一起了,她常常叫賈躍亭為賈公子。

甘薇覺得他人很好,很有責任感,她說:“我當時沒那么多雜念,除了接觸老師同學,就只認識我先生。外面的人都沒有接觸過,所以想法沒那么多,也沒見過花花世界,就傻嘛。”

她其實一點都不傻,她是影視圈好友眼中曾經最會投資的人。2008年賈躍亭公司上市,她嫁給了賈躍亭,而兩人在一起的這么些年,她得以有資金有資源拍電視劇,拍電影,甚至當制作人。

不過兩人的感情倒沒得說,2014年甘薇生了對雙胞胎女兒,兩年后又生了個兒子,三年抱三。樂視出事賈躍亭負債以后,她還把自己的公司半價賣給賈躍亭,甚至背負了三年對賭協議,賈躍亭跑去美國后她卻留在國內承受輿論,變成一個替夫還債的女人。

她曾經點贊過一條寫黃光裕老婆杜鵑的微博,說的是7年前黃光裕入獄,杜鵑去監獄看他時,對老公說的一句話:“等你出獄時,我還你一個更好的國美”。

說到底,甘薇還是愛賈躍亭的,但前不久賈躍亭申請個人破產的三天前,兩人就在成都市申請離婚,又突然又讓人匪夷所思。樂視崩掉時沒離,賈躍亭躲美造車時沒離,替夫還債時也沒離,偏偏在要申請破產時離婚。

唯一確認的是,至今甘薇的很多資產都處于凍結狀態,而兩人的離婚必然會松動這部分資產。

或許這就是,婚姻世界里的天下攘攘皆為利往,天下熙熙皆為利來。

05

不過最讓人驚訝的,是一直以來被認為絕對不可能離婚的李國慶與俞渝,在最近離婚了。

月初時李國慶在《夢想家》中一怒摔杯為俞渝的新聞熱度還沒完全消散,月末就上演了一出比楊浩然與王宏艷更加激烈的網絡爆料廝殺羅生門。

李國慶跟俞渝曾經感情好過。1996年32歲的李國慶在美國紐約對俞渝一見鐘情,剛好俞渝那個時候想結婚了,兩人三個月就結婚,一起回到國內創辦當當網。別人都說俞渝是李國慶的福星,李國慶非常認可,還說俞渝是海龜回國嫁給了土鱉。

俞渝曾經對李國慶心動過。俞渝曾說,兩人談了兩周戀愛后,在北京的一家酒店里李國慶突然對她說:小妹妹,嫁給我吧。那時候,俞渝已經年過三十了,她對小妹妹這個寵溺的稱呼,心動了,以至于時刻多年也記憶猶深。

她還對李國慶說過:你是我命里要輔佐的那個人,如果你是孫中山,我就是宋慶齡。

可說到底心動是一時的,后來俞渝討厭過李國慶。2011年李國慶管不住嘴炮,跟大摩女在網上掀起了一場備受關注的罵戰,最后還是俞渝擺平的,她那個時候已經不太在意李國慶了,朋友發來安慰短信時她心里懊悔的,是頭一年上市前沒把定價爭取到18塊。

三年后她在中國商界木蘭年會上說:假如我有選擇,我絕不會和我的老公一起創業,跟他創業就像陪太子讀書。她不止一次明里暗里地表達過,跟李國慶一起做企業,太痛苦了。

反過來李國慶也恨過俞渝。李國慶在頭條上回答網友問題時說過,他老婆對他的束縛太多了,至今李國慶都依然倔強地保留著當當創始人的標簽,即使他已經被俞渝逼宮出走當當。在讀書會上他也坦言,夫妻盡量別一起創業了,跟俞渝不離婚就因為一條,價值觀還算一致。

去年海航收購案期間,他還發了條微博:所謂婚姻就是,有時候很愛她,有時候想一槍崩了她,大多時候是在買槍的路上遇到了她愛吃的菜,買了菜卻忘記了買槍,回家過幾天想想,還得買槍。

如今看來,唯一一致的價值觀也分道揚鑣了,不過,俞渝跟李國慶或許也為這段婚姻努力過。李國慶在訪談中透露,他們兩人在當當業務存在著很多分歧,而同時兩人一年也會休五次假來消化這種分歧給家庭生活帶來的傷害。

每年都在挽救婚姻,請心理咨詢師,已經連續請了八年,咨詢師有時候給夫婦兩個單獨咨詢,有時候兒子也在現場。

心動過,愛過,討厭過,恨過,努力過,最終所有的糾纏都倒在了最近爆料的“梅毒”“小三”“開放”“同性戀”“綁架二十年”等刺眼的詞匯中。

毫無情面可言,完全撕破臉了,所有的愛恨情仇都只化成了恨。俞渝要他接受25%股權就和平離婚,可李國慶要求平分。

不知道這個勁兒過去以后,李國慶和俞渝會不會后悔當下的沖動,不過即使到時候后悔也沒什么用了,畢竟人生沒有彩排,每天都是現場直播。

尾聲

有不少人說俞渝就是中國版的致命女人,但其實,婚姻中的男男女女,每一個都是致命男人或者致命女人。咱們華人里真正把愛情當飯吃的就只有一個人,那就是瓊瑤。

投資人早就把夫妻關系視作考察因素之一,誰也不想遇到像土豆網或者趕集網這樣的遺憾。

從1997年開始致力于美國富人生態研究的美國社會調查研究專家斯坦利,曾在撰寫《百萬富翁的智慧》一書時,對美國1300多位百萬富翁進行了調研。結果表明,婚姻和事業是成正相關的,80%事業成功并得到延續的人士,一生沒有離過婚。

這個結果不絕對,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但對于創業者或企業家來說,這本經比普通人的復雜百倍。

對于他們而言,得把婚姻可以看作是事業來經營,把事業看作是婚姻來珍惜愛護。

更多精彩內容,關注鈦媒體微信號(ID:taimeiti),或者下載鈦媒體App

本文系作者 鹿鳴財經 授權鈦媒體發表,并經鈦媒體編輯,轉載請注明出處、作者和本文鏈接
分享到:

第一時間獲取TMT行業新鮮資訊和深度商業分析,請在微信公眾賬號中搜索「鈦媒體」或者「taimeiti」,或用手機掃描左方二維碼,即可獲得鈦媒體每日精華內容推送和最優搜索體驗,并參與編輯活動。

鹿鳴財經
鹿鳴財經

洞悉金融科技互聯網,只玩最真實的。

評論(0

Oh! no

您是否確認要刪除該條評論嗎?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金花闷牌的六大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