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時間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識與數據
下載鈦媒體客戶端

掃描下載App

催收巨頭逆勢赴美上市:雇員超萬人,在催逾期貸款總額446億

摘要: 在信用卡催收范疇前五名組織中,湖南永雄無論是應收賬款規劃,仍是雇員數量都挨近第二名和第三名的一倍。

在催收行業受到監管重點“照顧”的當下,一家國內催收巨頭卻正在準備逆勢登陸美國資本市場。

近日,湖南永雄資產管理集團有限公司(下簡稱“湖南永雄”)披露了招股書。招股書顯示,湖南永雄計劃募資不超過2億美元。

在招股書中,湖南永雄將自身定義為一家催收服務提供商,提供全國性的消費者債務追收服務,合作客戶主要為商業銀行及消費金融公司,并稱其為十大商業銀行中的七家提供服務。

招股書還援引艾瑞咨詢提供的數據稱,截至2019年6月30日的應收賬款總值和聘用的催收人員人數及2019上半年的傭金總額而言,湖南永雄是中國最大的拖欠信用卡應收賬款催收服務提供商。

依據艾瑞咨詢的陳述,在信用卡催收范疇前五名組織中,湖南永雄無論是應收賬款規劃,仍是雇員數量都挨近第二名和第三名的一倍。該公司在國內29個城市都有運營中心,有10,915名全職“催收專家”。其中,包括擁有多年的經驗,并有資格與債務人進行直接談判1109名“高級催收專家”。 

事實上,催收行業正處在輿論的風口浪尖之上。

周一,51信用卡因為委外催收而被調查引發軒然大波。而后,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印發《關于辦理非法放貸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其中對催收的合規性亦作出嚴格規定。

而另據21世紀經濟報道,央行、銀保監會已組成調查組,摸底大數據的使用邊界和采集邊界,將會涉及外包催收公司管理辦法。催收業務的合規性,已成為業內關注之重點。

湖南永雄作為催收巨頭在此時公布的招股書,正好給了外界觀察這一行業的切口。 若此次上市成功,湖南永雄將成為國內首家在美股上市的催收機構。 

催收人員超萬人,月均薪酬5573元

從收入構成來看,信用卡催收以及網貸催收業務構成了其主要收入來源。

招股書顯示,湖南永雄的主要收入來自信用卡逾期賬單催收。截至2017年,2018年以及2019年6月30日的六個月中,湖南永雄分別從信用卡應收賬款催收服務中獲得5.75億元、6.1億元和3.72億元收入,分別占總收入的96.6%,80.5%和72.3%。

另一大逐步增長的收入則主要來源于網貸催收,從包括互聯網消費貸款的其他催收服務中獲得1862萬元、1.48億元和1.43億元,分別占總收入的3.1%,19.5%和27.7%。 

雇員方面,截至2019年6月30日,湖南永雄在全國29個城市的運營中心擁有10915名全職催收人員,占員工總數的95%。其中包括1109名資深催收專家,他們擁有至少2年的工作經驗。截至2019年6月30日為止的六個月,永雄催收人員的月平均催款額達到人民幣27385元,比2018年同期增長27.5%。

催收行業是非常典型的勞動密集型行業。招股書顯示,人力成本在湖南永雄的支出中占比較高。2017年和2018年,公司員工成本分別為3.42億元和4.55億元,平均雇員薪酬為4733元和5573元。

眾所周知,催收行業的風險之一是合規風險。湖南永雄在招股書中坦言,被催收人對催收行業的投訴可能引起公眾及監管機構的高度重視,并可能引發政府調查或聲譽受損。自成立以來,湖南永雄曾因為被催收人投訴3次,導致3家客戶停止了與公司在部分地區的業務合作。

這位催收巨頭強調,其僅通過遠程方式(例如電話和短信)或遠程收款提供催收服務,而無需進行現場訪問或與債務人進行面對面的談判。其有目的地不進行面對面的互動,以避免與債務人潛在的肢體沖突,控制與合規性有關的風險,簡化和規范收款流程,并提高收款效率。

增收卻不增利

財務報告顯示,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這家催收巨頭分別實現營業收入7.58億元和5.15億元,凈利潤分別為1.24億元和3230萬元,同比減少32%。 陷入了一種“增收卻不增利”的局面。

直觀來看,湖南永雄的催收業務和業績還是收到了來自監管的不小壓力。

招股書中,湖南永雄將上半年業績表現乏力解釋為,2019年上半年,公司關閉了大約20個新開的地區辦公室,并在二季度對公司業務進行了一次全面的合規評估。

其強調,6月份以后,公司業務逐漸恢復穩定增長,并列舉數據證明,2019年7月和8月,公司的營業收入為2.17億元,營業成本為1.42億元,毛利潤為7415萬元,毛利率34.2%。 

截至2017年、2018年和2019年6月末,湖南永雄經營活動產生的凈現金流為1.37億元、6367萬元和3757萬元;同期,公司的現金余額為4483萬元、6181萬元和9346萬元。

數據顯示,湖南永雄的催收服務傭金率雖然一直維持較高水平,但也呈現逐年下滑趨勢。2017年、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湖南永雄的實際傭金費率分別為44.3%、39.8%和35.3%。

另一大財務風險點是,湖南永雄對客戶的依賴度較高,其前兩大客戶貢獻60%收入。

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2018年和2019年6月30日,湖南永雄的前五名客戶貢獻收入分別占總收入的99.2%,90.2%和79.2%。其中,截至2016年、2017年和2018年,前兩名大客戶貢獻收入分別占總收入的46%、70%和60%。

值得注意的是,湖南永雄的第三大客戶在2016年和2017年分別貢獻了1.12億元和7108萬元收入,分別占當年總收入的26%和11%,但2018年來自該客戶的收入僅有636萬元,在總收入中占比1%。 

逾期消費貸款規模增長迅猛

催收本質上是逾期貸款的追回。這家催收巨頭的招股書顯示,中國逾期消費貸款規模增長迅速:

2013年,逾期消費貸款余額為4686億元,2018年增長至2.03萬億元,預計到2022年,逾期消費貸款余額將達到3.84萬億。

按逾期時間來劃分,初逾(1-3個月)占比5.6%,次逾(銀行4-12個月;其他消費金融機構4-6個月)占比18.6%,劣級逾期(銀行:12個月以上,其他消費金融機構:6個月以上)占比41.3%。

按次級應收款的來源劃分,2018年,信用卡次級逾期欠款總額2740億元;互聯網消費貸款逾期金額為387億元;2022年,信用卡次級逾期款總額將達到1.07萬億;互聯網消費貸款逾期金額將達到1202億元。

劣級逾期貸款的特征是回收率低、進入壁壘高,同時回報率高。

招股書顯示,劣級逾期貸款的傭金率明顯高于其他逾期貸款的傭金率。根據艾瑞咨詢的數據,次級逾期貸款的傭金費率為回款本金的10%-25%(逾期3-6個月),或者30%(逾期7-12個月),但劣級逾期貸款的傭金率高達本金的35%(逾期12-24個月),甚至40%(逾期24個月以上)——湖南永雄主要業務是對信用卡劣級應收欠款進行催收,即逾期時間超過6個月或12個月的貸款。

招股書說明,截至2019年9月30日,湖南永雄在催的逾期貸款總額為446億元人民幣(約64億美元)。2017年、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湖南永雄催回的應收欠款總金額分別為14.36億元、20.54億元和15.56億元。

中國催收服務市場極其分散。目前,全國共有3000多家金融催收機構,僅信用卡催收機構就有1000多家。而正是迅猛增長的逾期消費貸款規模,為這一大批金融催收機構提供了生存土壤。

(本文首發鈦媒體,作者/蔡鵬程)

更多精彩內容,關注鈦媒體微信號(ID:taimeiti),或者下載鈦媒體App

本文系鈦媒體原創,未經授權不得使用,如需獲取轉載授權,請點擊這里
分享到:

第一時間獲取TMT行業新鮮資訊和深度商業分析,請在微信公眾賬號中搜索「鈦媒體」或者「taimeiti」,或用手機掃描左方二維碼,即可獲得鈦媒體每日精華內容推送和最優搜索體驗,并參與編輯活動。

蔡鵬程
蔡鵬程

鈦媒體記者 郵箱:[email protected]

評論(2

  • hcFfKj hcFfKj
    回復
    1

    3333

    2019-10-26 08:34 via android
  • 鈦a3CCez 鈦a3CCez
    回復
    0

    錯別字多了

    2019-10-26 15:01 via android

Oh! no

您是否確認要刪除該條評論嗎?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金花闷牌的六大技巧